• 媒體關注

    中斷25年的“花城文學獎”今年重啟

    來源:《南方日報》 發布時間: 2017-06-28 09:12:56

    2.在2015中國(武漢)期刊交易博覽會上,《花城》入選“2015年度中文期刊最受海外讀者歡迎50強”。.jpg



    長期以來,花城出版社與其主辦的《花城》雜志推出了許多文壇中堅作家的重要新作,并時刻關注新人的創作動向,不但繼續保持了在當代中國文壇的重要地位,也是引領文壇流變的旗幟之一。

    近日,花城出版社負責人正式宣布,第六屆“花城文學獎”將重新啟動。“花城文學獎”曾于上世紀80年代至1992年舉辦過5屆,后因故停辦。為大力推動廣東文藝精品創作出版從“高原”向“高峰”突破,為打造廣東成為全國乃至世界華文文學創作出版的高地提供有力支撐,在中共廣東省委宣傳部和南方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的關心和支持下,2017年,中斷25年后“花城文學獎”得以重辦。

    值得一提的是,本屆“花城文學獎”不僅是《花城》雜志的獎項,更是花城出版社的獎項,因此在獎項設置上特別優先考慮在《花城》雜志發表過作品、特別是在花城出版社出版過圖書的優秀作家,初評設置特殊貢獻獎、杰出作家獎和新銳作家獎等25個名額,通過專家評選和網絡投票,綜合評選出獲獎作家。中國作協副主席、著名評論家李敬澤擔綱終評委員會主席。

    目前,第六屆“花城文學獎”的初評工作正緊鑼密鼓進行,并將在今年8月的南國書香節上舉辦隆重的頒獎典禮,屆時享譽全國的著名作家和評論家將齊聚一堂,共同見證這一光榮時刻。(南方日報記者 周豫 實習生 朱軒)

     

    前世今生

    《平凡的世界》由《花城》首發

    《花城》雜志在全國享有美譽,在出版界被稱為”四大名旦“之一。一直以來,《花城》雜志堅守文化品位追求,幾十年如一日,通過篩選、推廣國內文學精英的最優秀新作,向讀者展現各文學體裁的最新創作風貌。

    記者了解到,“花城文學獎”曾于上世紀80年代至1992年舉辦過5屆。莫言、路遙、王蒙、梁曉聲、蘇童等著名作家都曾是“花城文學獎”的獲得者。最近以《人民的名義》爆紅的作家周梅森更是三獲“花城文學獎”,家喻戶曉的路遙《平凡的世界》即由《花城》雜志首發并獲1988年第四屆花城文學獎,而作家王蒙至今還保留著“花城文學獎”的獎狀和獎杯,可見“花城文學獎”在業界及作家心中的分量。

    曾經有評論家說,很難想象如果沒有《花城》,廣東文學界會是什么樣。《花城》曾因其開放創新、敏銳先鋒的文學姿態,成為中國文壇的一面旗幟,凝聚了一批具有實力和影響力的作家,同時,它也在挖掘文學新人方面尤為有口皆碑。因為一些外在因素,“花城文學獎”一度沉寂25年。這25年來,它一直都在尋求恢復的機會。在《花城》主編朱燕玲看來,開啟于上世紀80年代的“花城文學獎”是當時文學界的盛事,“回頭看,當年評出的作家作品是經得起時間考驗的,編輯部的眼光非常具有前瞻性,五屆獲獎作家后來都成為了文壇的中堅力量,而在當年,他們有的只是剛剛出道的新人,比如蘇童,比如三次獲獎的周梅森。”

    近年來,廣東省委省政府對文化的扶持力度不斷加大,這也為文學期刊發展帶來了重振的契機。2016年開始,《花城》雜志得到了省委宣傳部給予的專項扶持資金,南方傳媒股份公司也給予配套資金支持,使得《花城》雜志稿費標準達到最高千字千元。

    在備受鼓舞的同時,花城出版社社長詹秀敏也深感責任重大。她說,重啟“花城文學獎”,恢復的不僅僅是一個獎項,而是《花城》堅持了30多年的文學傳統,“《花城》雖是一本省級刊物,但因獨樹一幟,多年來,不管文學格局有何變化,一直在全國文壇享有重要地位。‘花城文學獎’的恢復必將進一步擴大《花城》雜志在全國的影響力,也將擴大廣東文藝品牌在全國的影響力,提升廣東文學在全國文學版圖的自信和地位。”

     

    幕后故事

    周梅森處女作曾發表在《花城》雜志

    《花城》老社長范若丁最近正打算出版《編輯部內外》,其中就有一段《花城》創立的故事。“《花城》雜志創辦于1979年,1982年編輯部就想設立花城文學獎了。因為《花城》地處南方,而當時南方獎項稀少,我們希望通過這個獎項擴大本土作家和新秀作家的影響力。”

    范若丁回憶:“1983年《花城》發表了周梅森的處女作《沉淪的土地》,讀者呼聲很高。周梅森是煤礦工人出身,他的小說中對工人、資本家的描寫都相當深刻,但最后茅盾文學獎、中長篇優秀小說獎他都沒有選上,這是非常遺憾的。所以,最后我們就想,自己設一個獎吧!這也算是設立花城文學獎的緣由之一——推動新秀作家的崛起。”

    從1980年到1992年,“花城文學獎”共舉辦了五屆,很多國內優秀作家包括廣東本土作家都曾入選。廣東著名作家秦牧說過一句話:“我寫了一輩子文章,從來沒得過獎,就得了這個獎。”

    對此,《花城》雜志名譽主編田瑛深有感慨,辦好一個文學刊物需要兩支強有力的力量:一是編輯隊伍,一是作者隊伍。田瑛介紹道,1985年,詹秀敏從中山大學畢業,分配來編輯部,與她同期進入編輯部的還有從南京大學畢業的朱燕玲。“編輯思想是一個刊物的靈魂,《花城》雜志‘立足本省、放眼全國、兼顧海外’的定位讓它歷來重視文學內容和形式的探索性、試驗性,屢開文學出版風氣之先,這也是《花城》編輯部幾代同仁的共同意志與心愿。”

    “對文學刊物而言,作品是它的根基,有穩固精良的作家群,刊物才能夠蒸蒸日上。無論技術如何發展,出版的形勢如何變化,為讀者提供高質量的產品始終是出版的核心要素。文學期刊依然要堅持自己的理念,做應該做的事情。”田瑛說。

     

    未來展望

    給“新銳”以鼓舞向“杰出”致敬

    近年來,花城出版社“藍色東歐”叢書網羅了當今中國東歐文學翻譯隊伍中的精英,填補我國東歐文學出版史上的空白,而以中國當代青年作家群為主的“銳小說”系列叢書,更讓花城出版社榮獲了“中華優秀出版物獎”。

    1979年創刊的《花城》雜志曾推出了路遙的《平凡的世界(第一部)》,畢飛宇的處女作,以及海子那首被詩歌青年反復頌唱的《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等作品。導演馮小剛熱門電影《我不是潘金蓮》享譽國際,劉震云原著同名小說正首發于2012年的《花城》第5期。刊登于2013年3期的王蒙《這邊風景》榮獲茅盾文學獎和國家精神文明“五個一工程”大獎。

    與過去五屆“花城文學獎”都是按照文學門類來獎勵作品的方式不同,更重視作家的整體表現。“多年來,這個獎項為集合了很多文學資源。作為一個文學品牌,我們希望通過獎項設置,更多地為花城出版社引進優秀作家。”花城出版社總編輯程士慶表示,本屆“花城出版獎”評選對象優先考慮2012年到2016年五年間在《花城》雜志發表作品,且在花城出版社出版圖書的優秀作家,設置特殊貢獻獎、杰出作家獎和新銳作家獎等獎項。他表示,“花城文學獎”既要堅持前輩們創下的傳統,堅守文學信仰,更要探索文學的各種可能性,嘉獎有時代精神和創新能力的作家作品,發掘新人;給新銳作家以鼓舞,向杰出作家致敬。

    《花城》作為一個老牌文學期刊,近年來在新媒體融合方面做了多種嘗試。記者獲悉,此次“花城文學獎”的評選方式將進一步融入“互聯網+”的新媒體思維,依托愛花城數字平臺以及《花城》微信公眾號(huacheng1979),進行網絡投票,最終終評委將結合初評委推薦,參考網絡投票結果,評選出獲獎作家作品。

    為保證評獎結果的權威與公平性,獎項的評選將結合專家評選和網絡投票兩方面的數據,綜合評選出獲獎作家。終評委員會主席、中國作協副主席、著名評論家李敬澤表示,讀者的評價會成為重要的考量因素。

    文學評論家、中山大學教授謝有順說,《花城》雜志作為一本有獨特價值觀的雜志,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深度介入和影響了中國當代文學的進程,在作家心目中是有崇高地位的,在他看來,重啟“花城文學獎”,既可進一步彰顯《花城》的價值觀,繼續在全國引領一種文學風尚,又能更好地建構《花城》這個嶺南文學高地,使其發出更具影響的南方的聲音。

     


    最新亚洲综合在线视频,亚洲综合色在线视频久,综合日本亚洲国产欧美,亚洲色综合视频一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