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媒體關注

    “花城文學獎”時隔25年再次綻放

    來源:《南方日報》 發布時間: 2017-08-11 17:35:48



    花獎.jpg


    何以解暑?唯有讀書!8月10日上午,聲情并茂的朗讀聲在廣州廣交會展館B區的珠江散步道間或響起。在一場“向經典致敬”誦讀大賽中,2017南國書香節暨羊城書展正式拉開了帷幕。

    作為老牌文學獎項,《花城》雜志社創辦的“花城文學獎”時隔25年后在今年重啟。書展首日,第六屆花城文學獎舉行了頒獎禮,王蒙、畢飛宇等作家折桂,李敬澤、蘇童、邱華棟等著名作家和評論家齊聚一堂,共同見證了這一時刻。

    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第六屆“花城文學獎”終評委主席李敬澤說:“《花城》雜志是中國文學重要的探索前沿,愿 花城文學獎 永葆激情和理想。”中國出版協會副理事長,廣東出版集團、南方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王桂科則寄語“花城文學獎”,希望這個獎引領大眾關注有價值、有分量的出版物,多讀書、讀好書,推動全民閱讀的發展。

    南方日報記者 周豫 實習生 黃奕銀

     

    重啟

    鼓勵有思想有溫度有品質的文學創作


    頒獎典禮上,王桂科的致辭中講到,務實、開放、兼容、創新是嶺南文化獨有的特點,廣東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始發點、全國著名僑鄉、維新思想啟蒙地、改革開放的先行地,也是中國第一經濟大省。在他看來,《花城》雜志與花城廣州的氣質一脈相承,“乘著廣東改革開放的東風,1979年4月,花城廣州誕生了一本大型純文學期刊《花城》雜志。《花城》雜志因其開放創新、敏銳先鋒的文學姿態,成為中國文壇的一面旗幟,凝聚了一批具有實力和影響力的作家,同時,它也在挖掘文學新人方面有口皆碑”。

    中國作協副主席、本屆花城文學獎終評人李敬澤在致辭時也提到,中國有很多文學期刊,但有特點、有風骨,能為中國文學發展作出了真正獨特貢獻的期刊并不多,而《花城》毫無疑問是其中的一個。

    李敬澤說:“《花城》雜志伴隨著中國改革開放的歷程,近40年來發表了一大批銘刻在中國當代文學史上、也銘刻在我們記憶中的優秀作品。我自己作為讀者,每當想起《花城》的時候,就會想起我在這讀到了《祖母綠》,讀到《平凡的世界》,讀到《革命時期的愛情》等。這是一個雜志的榮耀,也體現了這個雜志的根本精神。《花城》一直站在中國文學探索和創造的前沿,她是中國文學探索和創造的先鋒。”

    《花城》雜志主編朱燕玲見證、參與了《花城》雜志30年的辦刊歷程,她回憶說,早在1979年創刊時,北方的一些文學雜志還比較保守,而《花城》雜志已經開創了一系列新欄目,介紹國外現代派的寫作狀況,系統介紹港澳臺地區的華語文學創作。上世紀90年代以后,《花城》雜志的風格有一些調整,從原來非常寫實、非常介入現實的姿態,調整為一種對文學寫作實踐的探索與鼓勵,開始以一種“先鋒文學陣地”的姿態出現,一大批實驗文本欄目出現了,“在對漢語文學創作的探索方面,《花城》始終在盡最大的可能包容一切創新”。

    在廣東省委宣傳部等單位指導下,“花城文學獎”得以重新啟動,這在很多作家和文學愛好者看來是文學價值的回歸。

    王桂科說,“花城文學獎鼓勵有思想、有溫度、有品質的文學創作,彰顯當代中國文學創作的最新成就和最新風貌。同時,引領大眾關注有價值、有分量的出版物,倡導大家多讀書、讀好書。”李敬澤也表示,“花城文學獎”的重啟在很多優秀作家中,包括他心里都留下了一份念想:文學的莊重與榮耀必然會得到彰顯。


    頒獎

    “讓一個漂泊的人找到了回家的路”


    25年后重啟的“花城文學獎”,既要傳承前輩們創下的文學傳統,更要嘉獎有時代精神和創新能力的作家作品。在經過近兩個月的激烈角逐后,最終獲獎名單在昨日揭曉:畢飛宇、呂新、東西獲得“杰出作家獎”;冉正萬、孫頻、王威廉獲得“新銳作家獎”;王蒙獲得“特殊貢獻獎”。

    獲獎的三位新銳作家都與廣州有相當奇妙的緣分。冉正萬的寫作有著卓然獨立的蠻勇;孫頻特別擅長從線頭凌亂的現實中梳理出妥帖精準的敘述;王威廉在廣州這座“花城”生活了17年,如今獲得花城文學獎,使得他的這份感激更加充分和飽滿。

    26年前,1991年的《花城》第1期刊發了畢飛宇的中篇小說《孤島》,那是他的處女作。26年過去了,如今“花城文學獎”把“杰出作家”授予了畢飛宇。畢飛宇笑言:“我一直想做一匹千里馬,我不想做騾子,是你們幫助我證明了我自己,是《花城》一個標志性的見地,讓一個漂泊的人找到了回家的路。”

    作家東西也是在《花城》找到了自己在文學上的自信,他把自己寫作上的三個“第一次”都獻給了花城出版社,在他心目中,《花城》是一個很“寬”的雜志,“就像心靈那么寬,《花城》發表先鋒派作品、后現代作品,也發表不先鋒、不后現代的作品,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首屆與第五屆“花城文學獎”得主王蒙,在超過60年的寫作歷程中,成為中國當代作家持久寫作的標桿,此次獲得了唯一一個“特殊貢獻獎”。

    王蒙作品《這邊風景》不僅為特定時期的邊疆生活提供精彩綿密的見證,也以生活本身的熱力糾正了人們對文學的狹隘理解。一直筆耕不輟的王蒙在現場感嘆:“這些年,我其實一直在吭哧吭哧寫著小說,去年發表了三部小說,前年發表了四部小說,我明年還要發表兩部小說。在這種情況下,《花城》能頒獎給我,讓人們關注我這樣一個老人的作品,真是太幸福了。文學是不老的!”

     


    最新亚洲综合在线视频,亚洲综合色在线视频久,综合日本亚洲国产欧美,亚洲色综合视频一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