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媒體關注

    花城出版社推出李娟新作《遙遠的向日葵地》

    來源:百道網 發布時間: 2017-12-01 15:16:04

    【百道編按】阿勒泰是新疆最北部的城市,緯度與東北的漠河相近,加之800米以上的高海拔,使這里成為中國著名的低溫城市。不過在李娟的心中,這一片荒涼的土地中的某個角落,那片燦爛的向日葵是她心中永遠的伊甸園。

     

    《遙遠的向日葵地》.jpg


    書名:《遙遠的向日葵地》

    出版社:花城出版社
     作者:李娟 著
       出版時間:2017年11月


    李娟筆下的阿勒泰永遠帶著一種細水長流的韻味,就像她自己說的那樣:“我的寫作就是一種水滿了溢出來的感覺,更多的時候,好像不是在創作文字,而是跟隨文字摸索前行。”所以在她筆下,文字永遠是自然而然舒展成一個故事。《遙遠的向日葵地》是李娟繼“羊道”三部曲后全新力作,描述了自己的母親帶著家禽、牲畜,舉家遷徙,定居在葵花地邊的“冬窩子”之后開始的一段充滿艱辛與奇遇的耕種生活。李娟筆下的“向日葵地”在阿勒泰戈壁草原的烏倫古河南岸,在這本書中,李娟用細膩、明亮的筆觸,記錄著那些勞作在這里的人和他們樸素而迥異的生活細節:她勤勞樂觀的母親、高齡多病的外婆,大狗丑丑小狗賽虎,雞鴨鵝,以及在這片荒漠上開辟的百畝葵花地,經歷鵝喉羚啃食、三次補種,又接連遭遇干旱、蟲害,直至收獲,中間是微弱的希望和漫長等待……在這些對細枝末節的記錄中,李娟首次將思緒集中于自己家族成員的生活細微,匯聚于他們與無垠荒漠構成的完整生態樣本中。這本書刻畫的不只是母親和邊地人民的堅韌辛勞,也呈現出一種完全暴露在大自然中既脆弱微渺,同時又富于樂趣和尊嚴的生存體驗。

    1979年出生于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農七師的李娟,成長時期輾轉于四川新疆兩地,有過一段阿勒泰牧場上的生活經歷。從1999年開始發表作品,曾在《南方周末》《文匯報》等開設專欄,出版有散文集《九篇雪》《我的阿勒泰》《阿勒泰的角落》《走夜路請放聲歌唱》《記一忘三二》等,長篇散文《冬牧場》及《羊道》三部曲,詩集《火車快開》。在讀者中產生巨大反響。曾獲“人民文學獎”“上海文學獎”“天山文藝獎”“朱自清散文獎”等,其中《阿勒泰的角落》在海外有法語版和韓語版發行。對于李娟來說,雖然筆下的文字很多,但是阿勒泰的牧場仍然是她心中不可忘卻的一隅,哪怕李娟現在已經不在新疆生活,但是她筆下卻有著“永遠的阿勒泰”。

    王安憶對李娟文字的評價為:“有些人的文字你看一百遍也記不住,有些人的文字看一遍就難以忘懷。”這其中一方面是李娟天生與文字的緣分,對文字那種天賦里帶來的掌控感,直接、自然而平實。很多人平時完全無法想象用在一起的簡單詞匯,在她筆下卻能“挺立”成讓人過目不忘的篇章,另一方面則像她自己說的那樣,“我是無法脫離生活實際,憑空營造文字的……對我來說,全部的付出只在當下,有多少便拿出多少,能寫成怎樣便是怎樣”。李娟的很多文字不僅靠腦寫出,更要用腳寫才行,她筆下的土地是她用腳丈量過的,她筆下的生活是她一步一步走過來的。她就像一個“天然人”一樣,不做作、無野心、不模仿、不編造,筆下永遠是自己全身感受到的事情。不僅如此,她更善于以景喻情,看似輕描淡寫的散文,實則包含對生活通透的智慧。

    就像在這本書中,李娟書寫向日葵的播種、育苗、成熟、燦爛,欠收或是豐收,其實,寫的是等待、隱忍與離別,是人們熟視無睹的金色向日葵之外那些沉重而美麗的事物,是在以萬物為芻狗的天地之間,人與人之間的相偎相依,生命對生命的依戀和憐惜。

    李娟說:“我至今仍有耕種的夢想。但僅僅只是夢想,無法付諸現實。于是我又渴望有一個靠近大地的小院子。哪怕只有兩分地,只種著幾棵辣椒番茄、幾行韭菜,只養著一只貓、兩只雞,只有兩間小房,一桌一椅一床、一口鍋、一只碗。——那將是比一整個王國還要完整的世界。”對于現在的李娟來說,書寫就是她的耕種方式,她始終深陷文字之中,字字句句苦心經營,將所有的念念不忘和耿耿于懷,都寫出來。作為寫作者,寫作的過程像是對記憶挖掘的過程,甚至是探險的過程,然后將挖掘出的、尋找到的這一切分享給所有想要傾訴的人們。

    2011年人民文學獎對于《遙遠的向日葵地》的頒獎詞寫到:“正是這種富有價值的、兼具深情與克制的日常記錄和生活描寫,使她的文學疆域遠遠超越具體的地理界線與時間限定,在廣大的時空獲得延伸性的力量。”這個用腳步和生活書寫文字的作家,帶著她湍湍而來的文字,為自己也為讀者書寫了一幅藏在新疆的牧場也是藏在她心中的伊甸園的景象。

     


    最新亚洲综合在线视频,亚洲综合色在线视频久,综合日本亚洲国产欧美,亚洲色综合视频一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