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媒體關注

    《聊齋新義》:那是除了汪曾祺,誰都寫不出來的

    來源:人民日報 2020年4月22日 發布時間: 2020-04-23 09:15:26

    2020年是汪曾祺先生100周歲誕辰。汪老的小說自成一派,深受幾代讀者的喜愛。作為對蒲松齡《聊齋》的改編“實驗”,《聊齋新義》是比較特別的一部,1988年在《人民文學》發表以來,被眾多讀者爭相傳閱。近期,由著名編劇史航策劃并作序的《聊齋新義》單行本由廣東人民出版社出版,以此來紀念汪曾祺先生的百歲誕辰。


    聊齋新義.jpg

    汪曾祺誕辰100周年,史航特別策劃 + 作序推薦


    一本注入現代意識的古典小說

     “我想做一點實驗,改寫<聊齋>故事,使它具有現代意識”。1988年,汪曾祺在給《人民文學》的創作談中這樣寫到。

    《聊齋新義》是汪曾祺對蒲松齡《聊齋志異》部分篇章的改寫,共13篇。汪曾祺保留了古代筆記小說的敘事特點,削弱原著中傳奇性的情節,以獨有的清新質樸的語言魅力,將古本《聊齋》的故事和人物注入現代意識,從一個新的高度對原著中男女之間、人狐之間,甚至人與動物、死物之間的故事進行了顛覆、重構與提升,使其不再只是奇聞異事的記錄。


    圖2.jpg

    《聊齋新義》內封及內頁


    汪曾祺之子汪朗先生認為,父親獨有的清新質樸的語言魅力,以及他對傳統文化的摯愛,改寫《聊齋》再合適不過。“新書對原著'小改而大動',故事和人物的描繪變得清晰明了,從現代人的哲學觀念、審美視角,注入更多的生命意義和人性的幽微曲折,即便是細致微小的情節也能引人深思。”

    作為《聊齋新義》的特邀策劃人,著名編劇、策劃人史航坦承自己是《聊齋》的“鐵桿粉絲”。他特意為這本書作序《我就是想說說我的驚奇》,并講述自己最喜歡的一篇文章:“我最喜歡《捕快張三》,那是除了汪曾祺誰都寫不出來的。”

     在對比不同版本的《聊齋》時,史航列舉出了很多《聊齋新義》中改寫的故事。“《蛐蛐》中的兒子為了幫助父親擺脫官府欺壓,化身成為一只蛐蛐,但在結局最終死去,無意增加了小說的悲傷色彩;《雙燈》中丫環對二小說‘我喜歡你,我來了。我開始覺得我就要不那么喜歡你,我就得走了’,這種超越舊時世俗的婚戀觀在當下社會也毫不過時……”,汪曾祺以“舊瓶裝新酒”的方式顛覆、重構、提升了聊齋原著故事,讓這本古代小說充溢著一種與眾不同的特異魅力,散發出更多時代新義。


    圖3.jpg

    《聊齋新義》內頁,蒲松齡手稿


    新時代與舊時空的一場文學對話

    從六朝到明清時期,民間流傳有很多魔幻故事,蒲松齡的《聊齋》便是其中的代表之一。著名學者、傳記隨筆作家止庵覺得,《聊齋》在汪曾祺的改寫下,成就了一個生趣盎然的世界,“將古代漢語轉化為簡潔明了的現代漢語,人與妖的陰陽世界不再變得沖突、對立,故事的總體脈絡沒有多大變化,卻更注重生活化和哲理性,從而呈現出一種全新的面貌。”

    說起這本首次出版的《聊齋新義》單行本,汪郎先生贊嘆道:“這是我們老頭兒作品里面‘添料’最多的,也是老頭兒出版的各種文集當中制作最精美的書之一。”

    的確,該書收錄了汪曾祺改寫的13個聊齋故事+著名美術家于受萬的13幅插畫+蒲松齡13篇原文+汪曾祺《聊齋新義》僅存手稿+蒲松齡《聊齋志異》高清手稿,可謂是一本值得反復閱讀、包含多種審美體驗的精心之作。


    圖4.jpg

    《聊齋新義》內頁,美術家于受萬插圖


    據悉,《聊齋新義》除了普通版本外,還將推出限量版本,全球限量600冊,限量版圖書扉頁有全球唯一編號,擬請史航、汪朗兩位老師親筆簽名,并鈐汪曾祺印,漆口版為三面書口漆玫紅色,為愛書者提供一個更值得收藏的版本。

    今年,正值汪曾祺先生誕辰100周年。《聊齋新義》作為汪曾祺先生第一個面世的單行本,代老先生完成了新時代與舊時空的一場文學對話,為聊齋經典注入了時代的活力。“不埋沒一本好書,不錯過一個愛書人,”以此紀念永遠的汪曾祺先生。


    圖5.jpg

    寫作中的汪曾祺先生

     

    我想給讀者一點心靈上的滋潤。

    杜甫有兩句形容春雨的詩:“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

    我希望我的小說能產生這樣的作用。

    ——汪曾祺


    最新亚洲综合在线视频,亚洲综合色在线视频久,综合日本亚洲国产欧美,亚洲色综合视频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