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媒體關注

    一群青年的斷舍離

    來源:南方日報 發布時間: 2020-09-20 10:44:31

     


    微信圖片_20200920101559.jpg

        《扶貧手記》,廣東人民出版社出版


    編者按:《扶貧手記》作者是貧困村駐村幫扶第一書記,他以日記形式集結記錄扶貧路上的所見所聞。這部扶貧手記,記錄了一個一無所有、赤手空拳的第一書記的奮斗史,作者以文“化緣”,以文結緣,初心支撐信念,情懷凝聚力量,一雙拐杖走進一方村民,一條村規凈化一方民風,一篇日記俘獲一幫鐵粉,一套辯證法驚醒一個團隊,一腔熱情感召一幫年輕人,體現了一名基層共產黨人的責任和擔當,是280多萬駐村干部、第一書記的縮影。


    精彩書摘


    2020年1月11—12日初稿

    2020年1月15日晨定稿

    星期三 陰雨、寒


    一粒米的遠行

    如果沒有什么意外,我想,今天,上河口的生態大米已飛越關山重洋,降落在非洲西部的布基納法索。這應該是上河口大米最遙遠的一次旅行。

    “明天我就要回國了,之前我一直在想給家人帶點什么禮物,現在我想,毛澤東家鄉的大米就是最好的禮物。再過幾天就是我的生日,我一定會在生日那天煮上你們的大米,與家人一起分享這份幸福。”幾天前,我們曾與布基納法索駐華使館參贊Issa Joseph PAR E有過一次美好的交流。交談結束之前,他特別致意:“1月25日是中國的傳統節日春節,我向你們和你們的家人表示節日的祝福。”

    如果不是一群上河口青年的斷舍離,我想這輩子都不會走進使館大門,去向他們推介一個村莊,也不會向他們講述中國的扶貧故事。


    一群青年的斷舍離

     梁波,一粒從湖南屋脊壺瓶山飄落洞庭湖區的種子,年紀不大,其人生經歷卻是千回百轉。13歲喪母,15歲時父親因承包的村里小煤窯瓦斯爆炸致殘,為承擔一同受傷的5名工人的醫療費,不得不變賣家中的房子。梁波和弟弟被迫輟學,開始投親靠友、漂泊無定的生活。小梁波種過烤煙,開過小貨車,在上河口牛望嘴砂場挑過河砂。18歲學廚,20歲單干,開了4年快餐店,在十美堂安了家。不安分的他把賺到的第一桶金投到山西開了兩年小煤窯,因小鬼難纏,經營環境不好,虧掉了老本,最后只剩下一輛礦用三輪車。那年農歷臘月二十八,他開著三輪車,頂風冒寒、日夜兼程往家趕,2000多里路,回到家里已是正月初一。回家后,他千方百計籌措一些資金養起了鱔魚,想在上河口扎下根來,但偏偏遇著市場低谷。他只得再次倉皇離開鄉村,跑到長沙開起了出租車,攢了一點錢,然后又重操餐飲舊業。

    梁波小兩口勤快又仁義,餐館生意還不錯。

     因為父親殘疾,生活本來不便,同時在煤窯落下了硅肺病的病根,年紀越大,身體越糟;梁波自己身兼老板、采購、大廚于一身,累是必然的,更因左臂勞損嚴重,骨質增生,傷痛日劇;加上在外闖蕩20多年,深感知識文化的重要,而兒子正是讀書打底子的時候,更需要親情的陪伴和激勵。回家,是遲早的事。上河口是貧困村,正在搞脫貧攻堅,此時回村發展,創業的路也許走得更順一點。兩口子一商量,把店子轉了,回到了上河口。

    肖海霞,本來小兩口在北京打拼已經8年,工資也是年年看漲,一年掙個十幾萬沒什么問題。但城里花銷也大,2011年到北京的時候,三環附近的廳式房月租金就是2000多塊,他們與小舅子一家總共5個人一起租一套房就可以將就著過了。但之后租金飛漲,他們的房子不得不從三環搬到四環再到五環,離上班的地方越來越遠,租金越來越高,房子卻越來越小,一起租一套房,再也不現實了。買房?首付都難,月供更是壓力山大,他有幾個買房的朋友,很多時候要舉債還貸,那日子實在艱難。而自己的孩子一天天長大,父母一天天變老,一天都不能缺錢啊。留在北京打拼,錢是好掙;但身體多病的母親怎么辦?兩個孩子的成長怎么辦?因為常年不在孩子身邊,孩子成績不太理想,感情距離也越來越遠(我親眼見過因為父母常年不在身邊而患上了自閉癥的孩子,那份疼痛是無以言說的);把她們接來北京讀書吧?大女兒馬上小學要畢業了,初高中還是得回老家(沒有北京戶口不能在京參加中考和高考)……經過一番考量和掙扎之后,小兩口決定回家。


     一份初心與執念

    梁波和肖海霞是帶著一份夢想返鄉的,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做生態農業。

    梁波是中式三級烹調師,深知“食材好、味道自然好”的道理;加上他的餐館開在長沙湘雅醫院、省腫瘤醫院旁,見過太多的癌癥患者,深感食品安全的重要,也發現了生態農業的潛力。

    肖海霞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并為此做了較長時間的準備。2018年8月辭工回家后,他先后去了潛江和南縣等地實地考察稻蝦、稻鱔、稻蟹等多種生態種養模式,并形成了自己的思路。他們的做法有點“傻”,也有點“笨”。

    精選稻種。只選常規稻和老稻種,品相、品質、品味,缺一不可;優中選優,哪里有好稻種,就往哪里鉆;還曾不遠千里,拜師求教。

    人工插秧。專家說,一般而言,優質稻抗倒伏能力較差,而上河口恰好位于洞庭湖一個風帶區,人工插秧可以一定程度上增強水稻的抗倒伏能力。

    不施化肥。用菜枯等有機肥做底肥,并通過生態循環,稻鱉、稻蛙、稻蝦共生,增加土壤肥力。拒絕化肥增產,不求產量高,唯求品質好。

    不打農藥。石灰消毒殺蟲;田埂種上中草藥,營造天然抗病蟲生態;稻田里的蝦兵蟹將、青蛙王子、甲魚王八,都是捕蟲好手,可以最大限度地減少蟲害。稻田種養,最怕的是農藥,因為任何一種農藥都有可能對稻田里面的甲魚、小龍蝦和青蛙造成傷害。

    禁用激素和抗生素。甲魚以鮮魚為餌料,小龍蝦以黃豆為餌料,拒絕飼料和任何飼料添加劑。

    他們所做的一切努力,就是希望在修復這片土地的同時,努力保障我們的餐桌安全。他們有一個美好的愿望:每一個現代人都太累,累了,別虧了自己,吃點好米,吃點好魚。


    一首令人動容的詩

    1月9日,一位曾經擔任過政府領導的文化人,忽然將我差不多一年半以前的民情日記《孩子,讀書才有你的未來》翻出來分享,鏈接前配了一首詩,尚未讀完,我已是淚眼婆娑。最觸動我淚點的是這兩句:“隊長的目光始終望著遠方”和“往后將走向遠方的留守孩子”。

    這些孩子將要去的“遠方”,毫無疑問是城市。我與他曾經多次探討鄉村振興的話題。他說鄉村如果留不住年輕人,鄉村振興就是空中樓閣。

    由于農業先天弱質和弱勢,注定了農民的弱勢和卑微,這又恰恰是中國城市化最強大的推力。

    中國城市化的進程不可逆轉,這也是人類文明發展的客觀規律。城市是鄉村的黑洞,那里有工作、財富、愛情以及無限可能的機會,幾乎所有的鄉村精英(相對而言),都無法從它強大無比的吸力中逃逸。

    不過,對于許多青壯年農民工來說,他們是現代化城市的建設者,廉價商品的生產者,巨大的剩余價值的創造者,由于機緣、親情、責任甚或性情與宿命,注定將最好的年華貢獻給城市,但城市卻終究不屬于他們,他們只是城市的過客,最終還得重歸故土,因為他們很難在城市購得一套昂貴的住房,同時安頓下自己的父母和孩子,并安放自己無法安寧的“鄉土”靈魂。

    由于中國應試教育的局限,我們的年輕一代,被徹底剪掉了與這片土地相連的臍帶。他們沒有與土地、糧食、蔬菜、螞蟻、鳴蟬相親相近的經歷,不曾相遇相見,又何來相愛相戀?他們不懂農業,不愛農業,也做不來農業,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依靠父母的積累和支援,能夠相對容易地在城里買上一套房,他們走向城市將是義無反顧的。但中國的鄉村終究需要有那么一群人去守望,這群人珍愛這片土地,有夢想、有良知、有擔當、有尊嚴,有了這群人,我們的鄉村才有溫度和希望。

    上河口的這幾位青年,他們滿懷熱望回到家鄉創業,正如我前面所言,他們的做法有點“笨”,有點“傻”,但這恰恰是拯救和建設這片土地所需要的責任和擔當。我衷心希望他們行穩致遠,每年都有一個好的收成。但我深知鄉村創業不易,它需要足夠的實力和韌性,更需要平臺、機緣和扶持。讀到并且讀完這篇文章的人,我們一定有緣,假定你能夠向他們購一些生態大米,這無疑是對他們最大的支持。這樣,他們將度過一個溫暖而幸福的春節,而我們(當然包括這些返鄉青年)將記住并感恩你們的溫度。(摘編自《扶貧手記》)

     

     

    成年女人免费毛片视频,成年男女免费视频网站,成年美女黄的视频网站老鬼色一个色大综合av怡红院怡春院怡红院院火箭视频精品